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Always and forever (四)

*文笔差注意

*长篇试写向

*剧情迷向

来自一个沉迷吸冰的咸鱼




 圣彼得堡的天气十分恶劣,今天像往常那样飘起了雪,生活在热带地区的人或许该感慨极了,这可是场超级大的雪,以至于在抬头时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这总会让其他国家的人大吃一惊,因为俄航在暴雪天气下正常起飞了。

 

 

  维克托回到了公寓,除了如山高的衣服外他并没有什么东西可带,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将框着他爱犬的相框放在了行李箱中,而他的爱犬马卡钦在去年因过度衰老而去世了。没有爱犬迎接他的房子不是家,就只是房子而已。于是他待在训练场的时间更多了,他几乎感知不到除滑冰以外的任何事情。为改变这种现状,他试着交过几个女朋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从来不乏追求者。

 

 

  不过他每次都很快被甩就是了。

 

 

  “你爱的不是我,是滑冰!”

 

 

  于是维克托义无返顾的上了飞机来挽救他所爱的滑冰,以及他爱了二十多年的事业。

 

 

  托暴雪的福,他好歹看了一会雪中飞翔着的美丽景色,头等舱总是服务周到且舒适的,他睡了很久直到到达日本。乘坐飞机是不能直接到达长谷津的,所以他在一个大城市里下了飞机,并打算先在宾馆里住上一晚。

 

 

  时差的问题让他晚上睡不着觉,大概这时候的圣彼得堡天还亮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他有些百般无聊的刷起了推特,不一会他就看到了米拉发的推。

 

 

  她发了几张照片,并在下面p上了备注。维克托发誓他只有那么一瞬被吓到了。这些照片是从不同角度拍摄的,他都能想象到米拉偷拍雅科夫时的偷笑表情。本来雅科夫的表情就够可怕了,现在他的肖像又被米拉p上了猫耳朵,加上了喵咪胡子……哦,天,幸好雅科夫几乎不玩手机,否则他绝对要气出病来,你看下面的点赞量都已经过千了。

 

 

  下面写着:雅科夫教练今天看上去相当生气,搞得我们都不敢胡闹了。

 

 

  这说明她胡闹起来是要上天的。维克托认为他需要喝口水静静,这些图片对他的视觉冲击太大了,他也许该用那杯水来洗洗眼睛。

 

 

  他最后还是无聊到出门了,这座城市他不是第一次来了,至少上次他来过了,所以他完全不认为自己会迷路。他路过那家酒吧,但很显然他没有再次看到勇利。即使已经很晚了,但街上还是相当热闹,这可不比俄罗斯,在寒风肆虐的俄罗斯,街道上可从来没有这么多人,相比于在外吹冷风,人们还是比较喜欢在家用暖气,维克托也同样,因此他很少在家乡的夜晚逛街。这次新奇的体验让他有些高兴,不过一般不会有人喜欢人挤人的街道。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了,唯一不变的就剩下夜幕和绚烂的霓虹灯了,在街上也没剩下几个人,那些沉浸在夜生活的人多数都窝在酒吧,不过维克托可不想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体验宿醉的滋味。他不得不回去了,他拐进了一个昏暗的巷道内——他先前就是从这里来的。

 

 

  一路上安静极了,在这里他只能听到自己平稳的呼吸声,不过安静很快就被一些喘气声打破了,那些喘气声并不剧烈,但当它们撞进巷子里来时,还是产生了不算小的回响。

 

 

  此时他刚要出巷子口,但那些越来越清晰明显的声音像带了冲击力一样把他撞了回去,紧接着他真的被撞了回去,这次是真的有人对他施加了外力,让他以不小的力度撞上了墙,当然他没有感觉很疼,在冰面上来一下可比这要疼多了,但这绝对不意味着他是个好脾气的人,于是他睁开了眼睛并打算给那个失礼的人一拳。

 

 

  不过他最终只是愣在原地任对方摆布,他发誓他绝对不会看错那双眼睛。

 


  紧接着传来了脚步声,那些脚步声十分杂乱,像是十几个人同时跑来似的。维克托听着那些脚步声,暗暗判断那大概是有几个人,看上去他面前的这个人有麻烦了,所以他才忙到没工夫来看他一眼。他们现在处在一个光线达不到的地方,维克托现在连对方的眼睛都看不到了。他很快就不能再分析当前局势了,他的思维就像是断了线一样,因为他震惊到了。

 



 


  胜生勇利惹上了大麻烦,即使他几乎每天都要惹事,但这件事竟然让他的上司给他放了半年还要多的假,具体多久他也不能确定,这还要根据事态的严重程度来定。只要胜生勇利不是个傻子,他就一定会知道为什么他会处于这种境地,他从来都是个小心翼翼的人,但他还真没想到他的上级都会给他下套,不过这也只不过是把麻烦事扔给他而已。虽然他从没承认过,但他可真算得上是一张王牌,他在不给自己惹麻烦的情况下能把事情做得完美,不过他的上级很清楚他不接麻烦事的原因:找准时机后就摆手不干。于是胜生勇利就被套路了,这个麻烦事会让他很长时间都摆不平——大多数麻烦有人会给你挡着,但如果他甩手不干,所有麻烦就会立即指向他。如果他真这么做他可就真的疯了。

 

 

  不过他至少得到了半年多的假期来避风头,他终于有时间来给披集回短信,说他很好并且近期就可以回去。但事情总是事与愿违,那些手下们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他也不过是杀掉了他们的前任老大,这么说并不奇怪,因为很少有人为自己的前任老大报仇的,构成上下级关系的完全是由于权利和利益,死掉一个人,马上就会有下一个人来替换,或许在这个体系里,权力再大的人死掉都不足为惜,反正马上就会有人来接替他的位置。同时,他们很难掌握杀手的信息,他们可不能借助警方的力量,就他们的罪行就该枪毙几万遍。所以当他顺利逃脱时,他就应该安全了,不过事情总有例外。

 

 

  这次可真是有些棘手,自己可都被追了多长时间了,他体力再好也不能抵住几批人换着班的追击他,即使他们没有配枪——在这地方带枪无异于引火上身。这要感谢这里的治安,谁可都不想把事情闹大。

 

 

  他得马上想办法脱身了,这时候他逃掉了,他就能有很长一段安全时间。当他在思索逃脱方案时,他看见前方的没有灯的巷子里依稀露出了一个人影。他有些头疼,他可从来没想过用这种方式脱身,但事实上这是最有效的方法,自己又没有理由不去采用它。

 

 

  胜生勇利用尽最后一口气加快了速度并成功地甩掉了追踪者一个拐角,在确定他们的视角没有自己后他猛地转了方向,就像是黑夜中一只灵活的黑猫,让人无法在黑夜中捕捉到他的一丝身影。接下来他把那个倒霉的路人按在了墙上,刻意没有看他的长相——一方面是由于那里太过黑暗,另一方面是由于他不想某些原因让自己动摇。幸好那人比自己要高一些,只要他不抬头,是看不到那人的脸的。

 

 

  勇利并没有遭到他意想中的反抗,这让他有些愧疚,他很有可能把那个人吓到了,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他一边默默道歉,一边摘下脸上的黑色口罩甩了出去,随后他用力将有些长的衣服下摆撕开,让它勉强挂在身上。谁知道他一个没有恋爱经历的处男是如何从容无比的做这件事的,他暗自咒骂了自己一句并将手臂环住了面前人的脖子,听着越来越嘈闹的脚步声,他毫不犹豫的闭上了眼睛并胡乱的咬住了那个人的嘴唇。

 

 

  从任何人的视角来看,那氛围完全是一对偷情的小情侣。那个女人有一头短发,身穿着露脐装、小短裙和包裹着小腿的长靴。看到这情景的男人们只能“啧”一声,完全不想看那个男人长啥样了。

 

 

  这一切可都要感谢昏暗的环境,即使胜生勇利绝对不会对那些追踪者的臆想感到高兴。

 

 

  比起那些因为初吻而心动不已甚至脸红心跳的处男们,勇利显然要淡定多了,他的心思可完全不在这上面,直到脚步声远了,他才慢慢回想起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和现在在干什么。

 

 

  他正在和一个陌生男人接吻。这一结论并没有让他有什么多余的感慨,相比之下,他十分毁气氛的在想如何才能脱身。令他奇怪的是,那个人对此好像一点都不反感,反倒是在他想要挣脱的时候按上了他的后脑勺,试图将这个吻进一步加深。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勇利想。如果顺从那人的意愿能让他更好的脱身的话,毕竟是他主动这么做的。于是他开始一本正经的想着赔偿问题,他不想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胜生勇利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并且他能清楚无比的听到回荡在整个巷子里的不算小的若有若无的水声。

tbc.

  

  

依旧不知道在写什么......

感觉老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果然是因为文笔太差orz

求支持,求小红心:)

 感谢那些支持我的人o(≧v≦)o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