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Always and forever (五)

*长篇试写向,新手文笔较烂

*维勇维无差向,但可能有部分章节偏维勇或勇维,请注意防雷

*祝使用愉快

来自一个沉迷吸冰的咸鱼



——

脚步声渐渐远去,到最后完全听不见了,现在由于那些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另一微小的声音被不断放大。如果这个巷子有另外一个人,那么这些微小的声音他可能至始至终都听不到,可是胜生勇利不一样,因为他们实在是挨得太近了,先不说他们互相拥抱着彼此,只要胜生勇利稍稍抬起头来,他就会撞到对方的鼻子,事实上他们之前就有几次鼻尖撞在了一起。

 

 

  和他拥吻的那个人身上有着清香的古龙水味,那些香味顺着他们不断相蹭的鼻尖,不断交缠的唇齿中传过,这让勇利也渐渐带上同样的味道。他可能是被香水味所蛊惑,也也许只是想看看追踪他的人有没有完全走掉,总之他有些不受控制的睁开了眼睛,随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他们离得太近了,勇利最多只能看到这张脸的一小部分。当他睁开眼时,对方的呼吸扇动了他的睫毛。

 

 

  下一秒他就猛地把人推开了,这时候那些追踪者已经没有影子了,他们就站在昏暗的巷子里互相注视着彼此,此间一点嘈杂声都没有。即使巷子里昏暗极了,但胜生勇利还是能十分清晰的看到那双海蓝色的眼睛——事实上他看的不能说是有多清楚,但那双眼睛在他眼里是那么清晰,因为他只要把那双眼睛看个大概,剩下的他的大脑会立刻将它补全,这更像是一种非条件反射。那双眼睛永远是他记忆中那样美丽和耀眼,而有时也会向深海一样让人溺毙在其中。

 

 

  当胜生勇利睁开眼时,他看到了对方半阖着的眼睛,他浅色的睫毛几乎盖住了眼睛,这双眼睛很明显出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看过太多次了,无论是电视上还是杂志上,胜生勇利查找过有关他的所有资料,包括他每天要用的香水。  

 

 

  不能想象,这双眼睛,这个人——他就在这里。胜生勇利用了不小的力气,猛地把人推到了安全距离,然后他赶紧后退,像个中学生一样用手背夸张的揉搓己的嘴唇。

 

 

  事情理所当然的发展成了这样。维克托傻站在那,完全不知道他该怎么做,即使他是个情场老手,但在被拒绝或是他惹哭别人后他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很少被人拒绝过。或许他该道个歉?维克托的想法立刻被他否决了,他觉得一个亲吻完全不算什么,也许道歉会让他看起来像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傻子,更何况这件事不是由他起的。 

 

 

  维克托用他戴着手套的右手托住下巴,仔细想着应该如何和胜生勇利对话,当他抬起头时,他看到胜生勇利倒是挺镇定的站在那,他的衣服被他自己扯得不成样子,或者说,太成样子了,让人看着赏心悦目的。自承认不正经的维克托已经完全忘记了现在的尴尬状况,径自加入了胜生勇利观光团,当然团里也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胜生勇利砸了自己的脑袋。当他的拳头砸头脑袋时,甚至发出了“咚”的音效,那一下绝对不轻,这不仅敲醒了胜生勇利,也敲醒了维克托。

 

 

  “是真的?!”维克托看见勇利捂住头蹲了下来,嘴里嘟囔着他并不能听懂的语言,然后他放下了手,但仍蹲在那,从不断改变的气场来看,他似乎想要把他自己埋在地缝里,因为空气里不断氤氲着‘眼神死’的气息。

 

 

  “嘿!你还好吗?看起来——”维克托被打断了,被一声吼叫。

 

 

  “闭嘴!”他吼道。

 

 

  如果楼上有花盆,它大概要被震掉了。维克托正考虑要不要摆出一个“眼神死”或者“黑人问号脸”的表情,天哪他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胜生勇利真的是他的粉丝吗?他们见过三次面,而每一次听上去都不是那么美好。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维克托刚拿下五连冠时,这件事他最近才想起来,那个时候他正在挑尤里的毛病,那个孩子太过骄傲了,他得拿出些长者的威严来说教他。就在他这么做时,他感受到了注视着他的视线,他理所当然的把这个视线当成了粉丝的追捧,于是他像往常那样摆好了笑容,问对方是否要合照。但他不应该这么做,把竞争对手当成普通粉丝是非常失礼的,于是他被拒绝了,胜生勇利头也没回的走了。不过这并不是由于他的健忘体质——他至少还能记住十二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这只能说,胜生勇利太过神奇了,他完全不能把冰场外的他和冰面上的他看做是一个人,他改变一个发型,就能让人认不出他,或者说,他换了个发型后气质就全变了。

 

 

  再次见到他是很久之后的事了,这次他真的是完全认不出来了,谁会想到这个穿着时尚,一举一动都充满着野性魅力的人和之前那个戴着土气眼镜,畏畏缩缩的小可爱是同一个人。胜生勇利走进酒吧后就有无数人朝他那看,不过他最终坐到了维克托旁边。他进来的时候一直看着维克托,维克托还以为这个漂亮的亚洲男孩对他有意思,但当他搭讪时,他再一次被拒绝了。

 

 

  最后就是这次了,胜生勇利用不可接近的表情让他闭嘴。

 

 

  是的,我一定是有一个假粉丝。

 

 

  如果维克托是个普通人,他应该会消极一段时间,但是很遗憾,名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人可是厚脸皮到无所畏惧,所以他现在又开始思考该怎么搭话了。

 

 

  与此同时,胜生勇利也开始注意到刚刚的失礼行为,他不可能会对维克托有任何不满,但他真的需要冷静一下,毕竟他二十多秒前还认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梦。然后他冷静下来了,他冷静的时间并没有很长,然后他站了起来,伸手将有些掉在额前的头发重新捋到了头顶上。他是打算道歉的,但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原因,因为维克托本不该出现在这。

 

 

  现在维克托站在有些光亮的地方,拐角处的灯光稍稍照到了他,暖黄的灯光倾泻而下,像是天上飘了些灰尘,这让维克托更加不真切起来——好像只要风再大点,面前那个人就会像灰尘一样飘走。到现在,胜生勇利还是感觉这一切都不真实,或许这是他出现的幻觉。

 

 

  胜生勇利走向他,为了能更加清楚的观摩眼前这个人,他甚至无意识的将手掌撑着维克托身后的墙,现在维克托被他圈在了小空间里,不过维克托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他转了转眼睛,将视线投到了胜生勇利脸上,最后他聚焦到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上——好像他的蓝眼睛掌控着嗅觉,而对面的人眼中溢出了焦糖的甜味,让他移不开视线。

 

 

  他知道为什么自己不会认错这双眼睛了。

 

 

  “你不该在这吧。”这声音听起来很认真,维克托花了点时间才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他原本确实不该在这,他过段时间应该要参加比赛,然后他就该在圣彼得堡训练。不过这都是他计划变更前的打算,他现在就在这。

 

 

  虽然胜生勇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但因为他太过严肃了,这种语调让维克托不可遏制的想到了雅科夫,他那个死板严格的教练。这不该是年轻人的对话氛围,维克托想。

 

 

  “欸,如果我不在这,你要怎么办?继续让他们追着你吗?”维克托轻描淡写的说,他可不会被这种小场面吓到,当他还是熊孩子的时候常常打群架,被人追是相当正常的事,当然他现在也没比熊孩子好多少就是了。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他故意的将脸向前伸了伸,他呼出的热气撞上了对面人的脸,然后又弹回了他自己脸上,这提醒着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么暧昧。

 

 

  胜生勇利终于意识到了他无意识缩短的距离,他赶紧放下手臂,默默向后退了几步,因此维克托有些后悔了,他不该那么做,同时证明了胜生勇利真的一点其他的意思也没有。他可真是神奇,维克托第一次遇到这种人。

 

 

  “抱歉,我就像在质问你一样……至于那些人,那没什么。”胜生勇利无意识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头,然后发了声。

 

 

  “我叫胜生勇利,你绝对不认识我,所以你可以把它当做一个普通粉丝的问题,你为什么在这——我是说,你马上就要比赛了,而你的训练场在俄罗斯。”胜生勇利有些艰难的组织语言,他好像在逐渐脱离状态,脱离他养成的杀手必备的冷静和淡漠,这不像是个好事,但胜生勇利很难得的给自己降低了要求——他可是正在和人生目标说话,会有一点尴尬很正常。他认为和维克托对话比枪击几个劲敌还要难。当他这么想时,头上又有些头发垂下来了。

 

 

  “哇哦,Amazing!原来勇利会害羞吗?So cute.”

 

 

  维克托笑出了爱心嘴,这个他早有耳闻,但当这时勇利才相信这个传闻:维克托有一个欠揍的笑容,当你看到它时,总会想在他的脸上留一个巴掌印。然后他真的体会到了,他有那么一瞬是真的想不顾后果的打他一拳,不过他不可能真的下手。

 

 

  “我认得你哦,不如说我就是来找你的。”维克托说话时总是手舞足蹈的,他现在张开了手掌,做出了一个‘哇’的姿势,这个姿势一般只有小孩子在玩吓人游戏时才有的,但维克托做出来却一点都不违和“我从你的花滑视频中得到了启发,于是我就来了。”

 

 

  “不,你知道吧,我就只是——”胜生勇利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他先一步表达了‘他不行’的意思。但他这些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不得不闭上他的嘴,维克托已经把他的食指贴上了他的嘴唇,在他面前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他和维克托隔着一层棕色布料,那是维克托一直戴着的棕色手套。

 

 

  “想看到真正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吗?”他的声音低沉且充满魅力——先前在网上有不少人说维克托小儿科,但那些声音很快就被压过了,因为他成熟性感的一面是那么令人心醉。

 

 

  “当然想。”胜生勇利听到自己这么说。

 

 

“有什么我能够帮你的吗,维克托。”他再次答道,他听见自己的心脏重重打起了鼓,狠狠地撞击着他的胸膛。

TBC.


改了一遍才感觉勉强能看,作为文废非常心累,不过能坚持下来我很欣慰:-)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将它写完的......吧 

谢谢观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