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Always and forever (六)

*长篇试写向,新手文笔较烂

*维勇维无差向,但有些章节可能偏维勇或勇维,请注意避雷

*剧情平淡的小甜饼向?有原创人物注意

*感谢食用

就只是个吸冰的咸鱼





——

 胜生勇利在床上翻了个身,最终决定还是睁开眼睛。他拿起了紧靠着的两部手机中的一部,打开手机后发现现在只有凌晨四点,于是他相当无奈的把手机摔倒了桌子上,并快速的用被子蒙住了头。

 

 

  好吧,他有些认命了,他花了快一年的时间才改掉一激动就睡不着的毛病,可他现在老毛病又犯了。他明明很累,从各种方面来说,但现在他只能一脸冷漠的看着智能手机。他现在不太玩智能手机了,一方面是由于工作问题,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从前是个疯狂粉丝,还经常为了偶像和别人撕逼,而现在那些完全成为了他的黑历史。

 

 

  同时他也很少用手机来联系他的朋友,他每次都会用这部黑色的手机来联系披集——他最近才有时间来联系他,他对此感到很抱歉,因为披集每次都要给他说“常联系”,但他根本没有做到。

 

 

  在他这么想的空挡,突然响起的几声提示音把他吓了一跳,差点让他条件反射的扔出手机。天,他什么时候将音量调到了100%。他迫切的点开了信息,鉴于他的账号是个僵尸号,一般会发来信息的只有披集,不过他马上就被打脸了,发来好友添加申请的是一个头像是一只贵宾犬的人,这个人通过申请信息给他发了一条又一条的骚扰信息。

 

 

3:10  V-Nikiforov向你发出了好友申请

  嗨!勇利,是我哦[比心] 你到住所了吗?

  

  就算他会飞,他也不可能十分钟就到好吗!

 

 

3:21  V-Nikiforov向你发出了好友申请

  欸?勇利还没到吗,完全没有给我回复呢

 

  这种毫无用处的信息就不要发了啊!

 

 

3:30  V-Nikiforov向你发出了好友申请

  勇利!我到宾馆了哦,快加我为好友嘛~

 

3:35  V-Nikiforov向你发出了好友申请

  勇利!我查到了一家不错的咖啡店,明天一起去吧!!!

 

  …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胜生勇利已经想到了一个成年男人边走路边发消息,边卖萌撒娇?的场景了,那个场景挺灵异的,他不得不默默的为路过的行人道了歉,希望那些运气不好的人没有被吓到。然后胜生勇利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腹诽能力提高了,他视死如归的点下了“同意”的那个键,飞快的发送了“没空”两个字,在对方秒回的提示铃中坚定且快速的按下了关机键。

 

 

  无病一身轻的勇利瞟到了先前被他随意扔到地上的棕色大衣,估计了一下它的大概价格,还是默默走过去将它捡起来叠好,虽说维克托说过他不用归还,但把它随便扔着果然还是不行的吧。  

 

 

  “勇利!这么晚了,我们一起回宾馆吧!”没错,他用了“我们”。

 

 

  “不了,我自己已经定好了。”  

 

 

  “那勇利可以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吗?联系不到的话可不行呢。”

 

 

  胜生勇利拽了拽披在身上的棕色大衣——这件衣服对他来说有些大,但正好能挡住那被自己撕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最后勇利还是把联系方式给他了,尽管维克托说“绝对不会打扰你的”,但从现实来看这显然是假的。

 

 

  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日本这个季节的夜晚还是有些冷的。

 

 

  “欸?你问我?不用在意我的,我爸在我小时候还经常让我在雪地里裸奔呢,哈哈——不不,我没什么奇怪的癖好,我只是想说,我不怕冷的,不穿它没什么问题的。”  

 

 

  胜生勇利把那件衣服放在了盒子里,即使这件衣服太大,他不可能会穿,但它作为维克托的衣服还是很有收藏价值的。是的,他压根没想把它还回去,这样他就又多了一件粉丝收藏品了。

 

 

  紧接着他拿起了那部白色的手机——他有两部手机可不代表着他有多么奢侈,这部白色的是他所在的公司发的,它表面上是一家普通的公司,但它真正的目的是雇佣杀人,从中获取利润。他们会将任务下达到手机上,至于手机本身有没有什么名堂,他也不知道。

 

 

  他是打算盖上被子就马上睡的,他好不容易有了些许困意。他不认为他会被下达什么任务,毕竟他惹了事,但这也没办法,他还是打开了那部手机。因为这已经是他的睡前习惯。因此当他发现里面有一条未读信息时十分诧异,他的无良上司不会又给他找事了吧。那是一条未署名的消息,这让他稍稍松了口气,只有他的老师给他发消息的时候从不署名,不过他也有些诧异,因为他的老师现在在训练新生们,按理说不会给他发消息。

 

 

  ——明天到训练场地来。

 

 

  比起请求,这句话显然更偏重于命令,这看起来好像他们的关系十分疏远一样,但实际上并非这样,他和他的老师十分要好,而且他的老师还总喜欢拿他开玩笑——如果那些新生们听到绝对会吓一跳,因为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艾琳娜教官总是刻板、不近人情的形象。勇利从来相信他的导师,她可是勇利可信任的为数不多人中的一个。可他明天是睡不了懒觉了,现在也快天亮了,他需要赶快补觉,好让他以充沛的精力来面对他的老师。

 

 

  的确,艾琳娜导师在平常相当严厉,在教训学生时相当严格,那时候可把他吓了一跳,可当她执行任务时,她从来都比任何人还疯,而她本身就是个迷,以她的经验和成就完全可以进入管理阶层,那个远离直接杀戮,可以命令别人的位置,但最终她还在这,偶尔当当教官,也会经常接一些相当危险的任务。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厉害,成为她的学生是新生们梦寐以求的事,所有她教过的学生最后都位居高层,只不过他的学生很少,没有人知道她以什么标准来挑学生,一年前她挑到胜生勇利时,所有人几乎要惊讶到跳起来,因为他是个各项成绩都勉强合格的人,而有这些差成绩的人,毫不例外的会被看做炮灰。

 

 

  当胜生勇利到达训练场时,他仍旧没有想起来给某个被遗忘的家伙回个信息,不过他想起来也没有用,因为他根本没带那部手机,到这种地方总会有个人信息被盗的风险,他不可能想要被抓住任何把柄。

 

 

  训练场还是和以前一样,荒草丛生,房屋破旧甚至看上去摇摇欲坠,这看起来就像某个被遗弃的平民窟,不过是事实并非如此,除非平民窟也有这么高的科技技术。他刚刚走进来时,就接受了指纹和虹膜的检验,即使这些房屋看上去相当破败,但它们实际上坚固极了,这些破败的景象只不过是设计师故意作出的假象,这些举措毫无疑问会减少很多麻烦。

 

 

  胜生勇利就在不远处的枯草坪上看见了他的老师和一堆新生,相比于那些脸上和衣服上都沾满尘土的新生们,艾琳娜老师相较之就更显光鲜亮丽了,她总喜欢穿着浅色衣服和别人打架斗殴,她穿着浅色还是深色衣服都没什么问题,反正她有着不会弄脏衣服的本事,她穿衣相当讲究,而且她不能容忍自己的衣服被弄脏。

 

 

  他的老师老远就看到了她可爱的学生,她的脸色放缓了些,这可把那些新生们吓的不轻,他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向来人望去,想看看是谁能让这个严厉的老女人缓和她的面容——不过这个“老”女人只有三十五岁,但她平时看上去就像那些古板老头。

 

 

  胜生勇利今天的穿着相当普通,即使他平常都这么穿,但他的老师对穿着十分讲究,因此她相当不满意这一点。胜生勇利自知自己的品味很差,唯一一套有品位的衣服还是他的老师送的,但那件衣服昨天被他扯了,他不可能穿那件衣服。当他看见艾琳娜紧皱的眉头后,他就有些怂了,天底下谁不怕自己的老师,胜生勇利也一样。

 

 

  这次他并没有把头发梳上去,而是让那些头发紧贴着他的额头,顺便他也戴上了他的蓝框眼镜,并且他穿着一身十分简便的运动服——这无一不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刚被放入社会的大学生。

 

 

  这幅景象让那些新生们产生了强烈的质疑,甚至有人不服气地说起他的坏话来。

 

 

  “喂!快看他那怂样,教官的眼光可真是奇特。”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骂了句脏话,这可让艾琳娜听得一清二楚。

 

 

  “胜生,走快一点。”她说,眼睛直盯着那个出言不逊的小子“这里有人想向你请教一下。”

 

 

  她的老毛病又犯了,胜生勇利想,他在心里默默向那个倒霉的新生道了歉,并加速走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