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Always and forever (七)

*长篇试写向

*小学生文笔注意

*维勇维无差向,注意避雷

来自一条沉迷吸冰的咸鱼





——

  即使在这个训练场有着各种高科技,但真正的训练场地却格外凄凉,干涸的土地上稀疏躺着些早已经死掉的枯草,从远处看它们好像和黄土地融合在了一起,有点像没什么生机的沙漠,这只有椭圆的跑道和过分腐朽的锻炼器材,不过在长时间的使用下,那些器材表面还算光滑,至少没那没容易划破手臂。

  

 

  胜生勇利脱下那件有些长的灰白色运动服,里面黑色的紧身衣微微勾勒出他手臂上的肌肉线条,那优美而不夸张的肌肉线条让他看起来有些柔美,这样的感觉和他的气质是分不开的,这可得感谢他练了多年的芭蕾。

 

 

  他把外衣脱下后简单折叠了递给他的老师,看到这幅景象的挑衅者挑了挑眉毛,同时快速且夸张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并向新生们甩了过去。

 

 

  新生们本来坐在地上准备看好戏,看到那个兄弟挑衅的动作后不约而同的开始起哄起来,看到他们的教官没有责备的意思后就更加放肆起来了,最后还形成了两个队伍,分别给支持的人欢呼。

 

 

  所以说菜鸟们永远都有一颗想要搞事的心。

 

 

  不过胜生勇利可完全没有在意那些欢呼声,他开始打量起那个肌肉过于壮实的亚洲人,如果正面斗殴的话,他大概不会有多少优势,但仅仅是试探的话,正面出击是最有效的。这是艾琳娜教他的第一点,永远不要小瞧你的敌人,无论在你眼里他是多么不堪。这句话也在她自己身上得到了印证,艾琳娜的实力往往要比你看上去的高出很多。

 

 

  从任何方面来看,那个过于壮硕的亚洲人显然太过骄傲了,不过打架靠的可不仅仅是力气,如果他不能明白这一点,那他永远都会是一只肥壮的菜鸟而已。

 

 

  打斗刚刚开始时,肌肉男就十分得意的冲了过来,他看上去太兴奋了,冲过来时甚至带着过于夸张的肢体动作,活像一只被扔进了水坑的旱鸭子。这个他认为很帅气的动作已经充分暴露了他的经验不足。打架可从来不需要花拳绣腿,甚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打架技巧,越是实用的技巧往往越不怎么好看,但是,能在消耗最小体力的情况下用最短的时间击败敌人,这才是最重要的,无论采用什么手段,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干掉和你对立的人。

 

 

  勇利的试探结果也像他想的那样,他过于自信,虽然他的体力和力量都很不错,但作为一个杀手,他的身体太不灵活了,有力量和有力气只能让他做个合格的搬砖工人。他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躲开他的拳头相当简单,一切就像在用慢速相机拍照一样,这意味着勇利有足够长的时间来给他反击。于是,勇利毫无压力的躲避了一拳,并在他挥舞手臂的一刻击打了他的肚子。这个部位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位之一,为了以防万一,勇利并没有用尽全力,一是他不想让这场斗殴那么快就结束,他有些私心的想要宣泄一下这几天的心烦情绪;二是他真的不想让同僚再一次住进医院了,实际上这很拉仇恨,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给自己找事情,面子还是得留一些的。

 

 

  可就算这样,那人还是疼的把腰都弯起来了,但同时也没忘记把自己的拳头乱挥一把,勇利向后退了一些,拉开了距离,这时他应该让那个人缓缓,虽然最后肯定还是要拉仇恨,不过他宁可自己少得罪些。光看这个人嚣张的态度就知道,他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所有杀手的信条都是速战速决,虽然勇利确实想要晚一点结束这个不再有趣的对决,但这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够长了,恋战对每一个杀手来说都不是好事,他可一点都不想染上这个恶习,而且比起传统的打架,他有了更好的解决方法,这会让他更省时间。

 

 

  因为对手疯狗一样的出击,场地已经换了不少,把那些围观群众都逼开了,现在离胜生勇利身后不远处就有一个单杠,借助它,说不定会减少很多麻烦。在这时,那个永远都不会保存体力的傻小子(其实勇利也不想这么称呼他,但他找不到更好的词了)再一次冲了过来,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他开始着重于防守了,虽然那毫无章法的乱挥拳只会一再降低他的防守。

 

 

  当那人挥来一拳时,他的表情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狰狞,可以看出他这是尽了全力了,有黄豆那么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滑过去,陷入他紧皱的眉头里。而胜生勇利倒是没感到有多累。勇利像往常一样轻松的躲过了加速的一拳,他这时准备让自己的计划实施了,因为对手将有一会无法反应。然后他灵活的跳了起来,抓紧了单杠。

 

 

  无论这个动作在别人眼里有多么迅速,胜生勇利都认为这个过程慢到窒息,他跳起来,有足够的时间来纠正他的动作,当他的双腿有力且稳固的卡在对方的脖子上时,他松开了双手,借力翻过了身,当他用腰部再次使力时,被他卡住脖子的人应声而倒,即使地面是有着厚厚干草的泥土地,在他砸下来时仍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这个苦头可得让他收敛一段时间了,那个新生现在正躺在地上,嘴角被硌出了血,甚至还流了鼻血,他整个人躺在那,一动也不动,看上去应该是昏了过去。他醒来后可要好好感谢这里的泥土地和干草,否则他会伤的更加厉害。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胜生勇利放水了。

 

 

  当年他学这招的时候可没少被摔,毕竟他的老师不仅十分严格,还是个十足的……虐待狂,这让他在几个月内都非常惧怕长辈。最可怕的是,艾琳娜每次把他当靶子时,都要说:一点都不疼,真的。

 

 

  胜生勇利拍了拍身上的灰,甩了甩头发,试图甩干净头上的灰尘,刚刚沾上的灰尘太多了。这回他终于感觉有些热,一把把头发撩了起来,这时突然就响起了欢呼声,好像还有几个人混在其中吹口哨……

 

 

  这个点已经是下午茶的时间了,艾琳娜硬是要他来陪她一起喝茶,和甜点。艾琳娜喜欢一个人喝下午茶,在此之前他还从未邀请过别人,于是胜生勇利明白,这绝对不是一次简单的邀请,于是他就不可能拒绝了,反正也拒绝不了。

 

 

  作为一个干练的欧洲人,艾琳娜说话可一点都不含蓄,于是这看似平静无波澜的场面并没有维持多久。没多久,她放下了手里的茶具并将她的手肘撑在了桌面上,她将五指交叉折叠起,下巴轻轻抵在了手背上,俨然一副问话的姿势,于是勇利也赶紧放下茶杯,将手放在膝盖上,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体,在注意到对面人的视线后,他甚至低下了头。不得不说,这确实像是个承认错误后的姿势。

 

 

  “你在打算离开。”她的神情严肃起来,不过这不同于她训话时的任何表情。

 

 

  胜生勇利承认他开始怂了,他没想到他的老师会反对他,他可从没想过违背他老师的命令。不过最后他还是抬起头来,注视着他老师的蓝色眼睛,然后艾琳娜竟然把她的视线移开了。

 

 

  “是。”他说,“我的确是这样打算的。”

 

 

  “你要确认你是否已经想好了,或者这只是你的一时兴起?”她叹了口气,松开她五指交扣的双手,继而又拿起了茶杯,杯里的红茶已经有些凉了。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虽然我并没有做什么,但是已经结束了,我的仇人已经死了。”谈到这个话题,他的情绪不免有些激动,他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病死的。”

 

 

  “……至少我知道了真相,我现在只想回去,回到家里去,那里有我姐姐和父母留下来的温泉店。”

 

 

  胜生勇利轻松的就失去了一切。他从小就是个花样滑冰爱好者,在单方面认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之后,他对滑冰由喜爱变成了痴迷,为了得到更好的成绩,他只身一人去了底特律,明明他好不容易进入了决赛,可以让他的父母感到骄傲了。

 

 

  可一切都不对了,从他接到那个电话后,他搞砸了比赛,甚至走了一条他从没想过的路——他在比赛前接到了真利的电话。他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姐姐哭,她时不时就会和男孩子打架,不论输赢她都不会哭,在勇利小时她就是一副大人的摸样,在此之后一直未变。

 

 

  他现在仍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接完那通电话的,他当时说了什么,或者他有没有说话,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事实会永远摆在那,他的父母去世了。他已经有五年没回家了,现在,他回家后只能看着父母的照片了,他甚至还没拥抱他们,他想让父母为他骄傲的。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意义,无论是他的努力,还是他必胜的决心。

 

 

  他花了半年时间来寻找真相,为此他多了一个身份,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不可能是滑冰选手了。他的父母并不是因为被人谋害,而是,而只是一个权力游戏的牺牲者罢了,这个牺牲者可以是任何人,包括他的父母,没有人想让他的父母死掉,同时也没人关心他们的死活。造成那场爆炸案的肥胖男人已经死了,他也没有了再待下去的理由。

 

 

  胜生乌托邦是他父母毕生的心血,他是时候回去和姐姐一起经营它了。

 

 

  艾琳娜将已经凉透了的红茶放在了桌子上,轻轻敲了敲茶杯,好让勇利回过神来。

 

 

  “我指的是,为了你自己——”她停了下来,眼睛再次看向勇利“你确定要脱手不干吗?”

 

 

  这个问句让勇利十分困惑,他还是不明白艾琳娜刻意强调的“为你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他们之间再次安静了下来。

 

 

  许久,她说:“还记得我给你上的第一堂课吗?”

 

 

  是的,他当然记得,并且这是他毕生难忘的。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