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Always and forever (八)

*长篇试写向

*维勇维无差向

*小学生文笔

*有些微血腥描写?

来自一个沉迷吸冰的咸鱼




——

“我看了你的训练报告。”

 

 

  艾琳娜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着,做出一副训练后辈的样子,她以这样的姿态打量着她刚收的学生——那孩子畏畏缩缩的,并始终低着头。最重要的是,他俗气的打扮让她十分不舒服。

 

 

  “抱……抱歉!”即使声音听起来慌张无措极了,但他的声音并没有因此而动摇,看起来这么畏缩的孩子不该有这么坚定的声音。这让艾琳娜不得不对这个矛盾的孩子改观,看他这个样子,应该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才对。

 

 

  “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知道我很差劲,但,但是,如果我这种样子会给你丢脸的话,我……”他终于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他藏在镜片下的眼睛出奇的明亮,或许任何人都不会有这么明亮的眼睛了。  

 

 

“我会努力的!”他突然喊道,着实有些把艾琳娜吓到了,毕竟刚刚他的声音还是和蚊子叫一样的。

 

 

  这下艾琳娜可完全对他改观了,她看人一向很准,但可能她确实看错了这个人,这个名叫胜生勇利的人可没有和她任何相似的地方,她可不会因为可能会给对方添麻烦就给对方道歉的,绝对不可能。一开始看到这个看上去畏畏缩缩的男孩时,她总以为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无能却无比渴望强大的,不惜牺牲一切的。选择他的很大原因都是来源于此,不过事实并非这样。

 

 

  这个过于善良的人完全不像她。

 

 

  不过这并没有消减她的兴趣。

 

 

  “今天停止所有训练,跟我来,我需要给你上一节特别的课。”

 

 

  那是个相当封闭的地方,即使是白天,也没有丝毫阳光能照射的到,这里的环境恶劣极了,屋顶上微弱的灯光只能勉强使这间屋子明亮一些,伴随着这些微弱的灯光,能够隐约的看到潮湿的泥土地里蠕动着的肉虫,稍加留意,就能够闻得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这种感觉就像是永远洗不干净血腥味一样,无论怎么稀释血液,那种令人窒息的血腥味还是无处不在。即使很淡,但只要稍加留意就能够闻得出来。

 

 

作为审讯室,这个昏暗的房间里被锁住了一个人,那人跪在地上,像是已经死掉了一样,在昏暗的密室里看的不怎么清楚。锈迹斑斑的铁门被毫不留情的摔了回去,那声音实在不小,但那个跪在地上的人毫无反应,大概是早已熟悉了这一切。

 

 

这是胜生勇利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那个人的衣服破烂极了(如果那还能被称做衣服的话),一些裸露的肌肤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划痕,因为血液的凝固,有不少伤口和衣料粘在了一起,不少地方因为细菌感染,结成了密密麻麻的脓块。

 

 

看到这幅场景,胜生勇利愈发觉得空气难闻了起来,他不再朝那个方向看去,但是他仍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滚,接着他忍不住的干呕起来,过了一会他才勉强压抑着这种反胃的感受。是的,他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在躲,他完全不能够想象这种画面,但如果他不能正视这种场面的话,他就不能干好工作,他当然知道。

 

 

艾琳娜早已看过这种景象无数遍,这种程度根本不会让她觉得有任何不适,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掏出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勇利。那个棕色的手帕上印着一只迷你泰迪熊。

 

 

胜生勇利看上去还是十分不适,这从他不怎么好的脸色就能看出来,他尽力不再去想刚刚他看过的那幅惨状。然而当他以为这已经总够的时候,他的老师给他递了一样东西。他下意识地去接,但当他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他的整只手都悬在了半空。

 

 

理论课上科普过不少枪械的知识,其实胜生勇利很喜欢这些知识,即使这些并不是必修的,他也学习的相当深入了。可这一切简直像一个笑话,他曾经想拿到一些枪支模型来看,可当实物被他握在手里的时候,他的手抑制不住的颤抖,他简直就要拿不住那把枪了,那把是很有名的一种枪械——伯莱塔92fs。它的枪身是银白色的,这是他很喜欢的枪。

 

 

但他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至少不该出现在他手上。

 

 

胜生勇利神情木讷地看着那把枪,金属特有的冰冷质感从手心开始扩散,渐渐的传到他的全身,他甚至觉得自己置身冰窖,全身寒冷到不能动弹。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像个傻子一样,一遍一遍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艾琳娜从他的手中轻而易举的拿出那把手枪,当着勇利的面,向里面装了一颗子弹,然后再次将它塞回勇利手中,她这次显然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于是她说:“你知道你的枪口应该指向哪的。”

 

 

这次他真的要连枪都拿不住了,有几次那把枪随着他剧烈起伏的胸口滑下,又被他神色慌张的重新捞回来。最终他举起了颤颤巍巍的手,努力不让自己抖得更加厉害,他把枪口指向那人的头,而后者却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他对面什么都没有一样,相比之下,能体会到“将死”这种感受的更像是胜生勇利。

 

 

“你不必对此感到罪恶。”艾琳娜厌恶的朝那人一瞥,好像她看到的是一窝苍蝇“他早该死了,为他犯下的那些罪孽。”她就这么低着头,在离勇利不远的地方毫无波澜的说着话,她眼前的场景和二十年前的场景逐渐重合了起来。

 

 

然后她看到了开枪的自己。

 

 

“他已经算是死人了,只需要你开枪送他一程。”

 

 

胜生勇利双手抖得更厉害了,这或许是他长期抬着手的原因。

 

 

“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无意中杀死了三十多个人,如果你连杀这种人都做不到,那你就别想着要报仇了。”

 

 

这次试验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她已经打算停止了,这样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咔嚓——”

 

 

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胜生勇利扣下了扳机,由枪械发出的声音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尤其是胜生勇利的脑子里。他这次并没有再抖了,他稳稳拿枪的姿势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透露着干练的气场。这是她从这个羞涩的男孩上从未见过的一面,这让她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

 

 

枪里并没有装子弹。

 

 

胜生勇利意识到这点之后浑身都瘫软了,身体不受控制的下坠,最终跪坐在了地上,然后他全然没了之前的样子,开始大哭起来,看上去很狼狈。

 

 

这和自己可一点都不像。艾琳娜叹了口气,默默把她手里捏着的那枚子弹装到了口袋里,然后她无声的抱怨了自己导师的惨无人道。

 

 

这堂课的目的不在于枪里有没有子弹,而是在于你敢不敢扣下扳机。如果有勇气扣下扳机,在那一瞬你就会有杀人的觉悟,这种觉悟是不断变强所必需的。

 

 

“是的,我当然记得。”

 

 

对于这个显而易见的答复,艾琳娜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满意的表情,她拿起了朱红色的茶壶,将里面的红色透明液体倒入一个新的茶杯中,然后她皱了皱眉,因为壶里的红茶已经凉透了。

 

 

她端起那个茶杯。

 

 

“我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们不是一类人。”

 

 

她轻轻摇晃着茶杯,有些满的茶杯有几次差点露出红茶来。胜生勇利紧紧盯着茶杯看,他的老师和他谈一些重要的事时总会让人感到有些高深莫测,比如她总喜欢用手里的一些事物来象征一些事情。现在,她的手里有一杯有些满的茶杯。

 

 

“我的导师给我上过类似的课。”他不再盯着茶杯,转而看向了她的学生,同时不再晃动手里的茶杯。

 

 

“唯一不同的是——里面有颗子弹。”

 

 

“那一次,我杀了一个人。”

 

 

这听起来有些沉重的话题被她轻描淡写的说着,好像她谈及的并不是杀戮,而是今天的天气。

 

 

“噢,我可没像你哭成那副样子,或者说,我十分满足,那种感觉太美好了,令人浑身战栗,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从那时起我就明白了——”

 

 

“我一定永远离不开这儿了。”

 

 

她再次看向手里的茶杯,她将茶杯慢慢倾斜,这些红色透明的液体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尽数洒在了地上铺着的白色地毯上,浸湿了一大块,那些浸湿的部分微微呈现出红色。

 

 

胜生勇利看着那些液体滑落,他明白了他的老师来找他的真正目的,随即他有些雀跃,忍不住的向着他的老师绽放笑容。

 

 

“正如你想的那样,我赞成你的决定。”艾琳娜将空空如也的茶杯重新放到了餐盘上,然后换了一个十分放松的姿势将手肘撑在桌面上。“因此我可爱的学生遇到任何麻烦事,我都会帮他。好了,来吃些甜点吧。”

 

 

他的老师十分乐意分享食物,但是今天这量得有一段时间让他无法直视甜点了,毫无疑问艾琳娜在故意整他,明知道他不可能拒绝,总之他吃的过多了。

 

 

当他离开时,太阳已经要落山了,然后他想起了一个被自己冷落的特大型犬科动物,天哪,海报里和海报外简直不是一个版本,这个认知让胜生勇利有种被欺骗的莫名心塞感。

 

 

想着他那部黑色的手机,他突然有了个十分可怕的预感。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