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尼基福罗夫先生说他恋爱了

①文笔差注意
②初次尝试注意
        维克托为认他一定要好好感谢他的好友克里斯,因为他昨晚用了各种方法来邀他来酒吧,尽管雅科夫额令要他禁酒并在今天将他狠狠训了一番,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现在的心情,雅科夫教练的训话从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他一直这么认为。
        克里斯用的理由是:欢迎雅克托回到单身,他们又成为同一群体了。没错,亲爱的传奇先生维克托昨天刚和他的女友,不,是前女友分手了。
        “WOW,我想我爱上了那个男孩!”
        如果冰场有块砖,那么米拉认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朝面前这个男人欠揍的脸上拍去。天知道他今天已经是第八次说这句话了,就连已经充分适应维克托无厘头行为的雅科夫也少有得给了他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
        “哦亲爱的,我想你昨天才和女友分手,或许你应该表现的沮丧一些,如果你前女友看到你这幅样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板砖拍你”顺便带上我那一份。
        “不不,那无关紧要,为什么你们的反应像‘今天晚上要加盐’那样平淡,我想我已经过度强调了不止一遍。”
        你已经大声说了八遍了,米拉一脸鄙夷地看着这个一脸“快来和我谈谈”表情的维克托•有病•尼基福罗夫先生。这时正巧做自主练习的尤里•普利赛提从他们身边经过,并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
        “得了吧!你整年都在发情,别摆出这样纯情的样子来,真是让人恶心透了!”
        看着尤里滑远,米拉决定是时候结束这个愚蠢的话题了,她再也不会相信尼基福罗夫这个人的爱情了!她想了想她瘦掉的钱包,她在和波波维奇等人打赌时输了一大笔钱,而打赌的内容是:维克托和他女友恋情能持续多久,她赌了至少两周,于是她输了。
         于是她说:“好吧,那你来谈谈你的心仪对象?”
        “纯情”的尼基福罗夫先生顿时站直了身体,眨着他的大眼睛,这让米拉莫名感到什么恶心。
        “噢!他简直就像天使,他的眼睛太美了,当他注视你时,他的眼底就像是融进了星辰般闪闪发光——”。
        “停,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告诉我他的名字就足够了。”天知道不制止他,他会说上多久,他那表情越来越令人反胃了,她必须结束对话,雅科夫已经在瞪他们了。
        “嗯,好吧,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他是谁,不过……”
看着维克多瞬间吃瘪的表情让她有些舒畅,但更多的是震惊,于是她大喊了出来,甚至整个冰场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哦!我的天!你竟然连名字都不知道!!!”但她很快就压低了声音“很好,我们伟大的维克托先生的恋爱要无疾而终了。”
        见怪不怪,场上的所有人早已熟悉米拉这个女人的大大咧咧,于是他们周围并没有迎来别人疑惑的目光,但维克托认为,他的脑壳就要被教练雅科夫的目光戳破了,于是他滑到冰场中央,不再搭理米拉,而去练他的四周跳去了。他有一种预感,他相信他可以陪在那个男孩的身边,他只缺一个契机。
        尤拉奇卡表示他看着维克托的脸,竟完全吃不下爷爷做的皮什罗基。
        胜生勇利昨晚去了酒吧,这个亚洲男孩混在俄罗斯人中,确实十分显眼并且他感到很多视线向他投来,这导致这个腼腆的亚洲人不敢看周围,而是直直地走向吧台。
        吧台的女性调酒师看了好一会儿他,然后善意且直白地告诉这个亚洲男孩未成年人不要喝酒。男孩感到更多人的视线向他投来,他十分尴尬,他小声但十分有力地强调了他实际上二十四岁了,事实上他并不是第一次被人认错年龄,但由于某种不服的心理,他选择性地无视了调酒师震惊的表情并要了一杯烈酒,是的,烈酒。
        一边全程盯着他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猫咪挠了一下一样,他看着男孩拿着那杯酒坐到了离他很远(在他眼里是这样)的地方,他有些坐不住了,以至他完全没听到克利斯在对他说了些什么。他站起身神使鬼差的向男孩走去,以达到他想调戏,噢不,和男孩打招呼的某种心理。
        “嘿!我想未成年人不该喝酒,还是这种浓度的。”他使自己的声音尽管轻柔些,以免吓到这个小家伙,而实际上他的男孩确实被吓到了,他喝了半杯酒,头脑昏昏沉沉的,眼里浮起了水汽,因此他把眼睛摘了——他全然没注意到旁边站了个人。
        但男孩十分不爽,他看不清眼前人的样貌,而反复聚焦后还是看不清,这使他更加焦躁,他快速地干了剩下的半杯酒并蓦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那人的领带。他头脑昏昏沉沉的,他甚至完全不知道他现在正在做些什么。
        WOW,amazing!维克托在心中大喊,他就快要保持不住表面的平静了,他可怜的黑色领带被捏的起了皱,但它的主人心思可不在这上面。男孩焦糖色的眸子里泛着水汽,男孩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此时是多么的……性感,这时维克托脑内唯一剩下的糟糕的形容词了,这或许是他有生之年见过的最美的眼睛了!他的眼睛里藏着点点星光,那些星光在他的眼底熠熠发光。
        就像蕴含了整个宇宙一样——
        维克托感觉那些星星脱离了轨道,像陨石一样砸到了他的心里,泛起大片涟漪,他甚至听到了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并且把胸膛敲击的生疼。
        事实上本来他们的脸就挨得相当近了,而当他意识到男孩还在向这个方向贴过来时,虽然有些诧异,但下意识的没有躲开(或者说他是故意这样做的)。
        好吧,现实总会和想象有些偏差,就当一动不动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期望着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事件的时候,他的男孩偏过了头,转向他的耳边,温热的呼吸吹得他耳朵有些痒。
        “嗖——”他听见他的损友克利斯向他们吹了声口哨。
        但维克托认为克利斯完全不用这么做。因为就当维克托以为他的男孩会和他说一些调情的话时,男孩开口了“我明明早就成年了——”他这样说,并把声音延的很长。
        噢!他的男孩把他当做了抱怨对象,这可真令万人迷尼基福罗夫先生感到无比沮丧,并略带失望地看着男孩放开他的领带,端坐在他原来坐的椅子上,并戴上了厚厚的镜片。
        这时候男孩又望上维克托,可他就那样看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当情圣维克托先生想要打破沉默,问他点什么时——比如名字,联系方式,家庭住址什么的,他可对自己充满信心。
        而就在他这么想的一瞬间,他的男孩却像突然惊醒一样惶恐地盯着他,然后他像个心虚的孩子一样又开始转移视线,他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只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而在维克托反应过来时,男孩就只给了他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他在逃跑时还踉跄了几下,很是狼狈地逃了。
        这样子就像看到了野兽一样。
        就像我们的情圣维克托先生对一个可爱的孩子做了些可怕的事情一样。至少在场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而当事人只是一脸无辜的站在那,极力表示受到最大惊吓的是他。
        他只是需要一个契机,他当时那样想,而现在也同样。
        那天距维克托收到克利斯给他发来的花滑视频还有一个月。
        距胜生勇利给他戴上戒指还有九个月。
        尤里•普利赛提,像九个月以前那样滑进俄罗斯训练冰场,今天格外阳光明媚,是的,阳光明媚,而且不知名的光芒已经快要把他闪瞎了。
        发光者尼基福罗夫先生,正在冰场上做着优美的动作。当然这都是屁话,这个年老的秃子只是在变着法的秀他的金戒指,而一旁看着的那头猪却毫无自觉地赞美着,尤里已经忍不住摔他的手机了。
        但同样被光芒包围的米拉倒是表现得相当镇静,甚至她十分愉悦——这来自于她再次和波波维奇打赌并狠圈了他一笔,尼基福罗夫的爱情还是可以相信的嘛。对了,谈到波波维奇,他现在一定身心俱疲,他上个周末被女友甩了,并且他现在正在离光源最远的地方思考人生。
        光芒万丈的俄罗斯训练冰场,还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评论(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