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维勇】彼岸精灵(上)


  女孩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她感到自己像一只溺水的断翼小鸟,从高空坠落,最终落入海中。而实际上她只是从楼上掉下来而已,远没有她想的那样浪漫。她的发夹最终没能抓住她被风拉扯的散乱的头发,她精心梳好的发丝向天空飞去,粉色的甜美发夹向天空飞去,而只有她在无力坠落着。

  “咚——”

  精灵抬起头,看着城市上方无比压抑的天空——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紧接着他面前的景象也破碎起来,无论是被霓虹灯照亮的天空,还是同样艳丽的少女的血液都开始扭曲混合起来,直到变成了一片黑色。

  这次他在人间逗留了相当长的时间,即使他并不讨厌到那个色彩缤纷的世界,一点也不,但他每次都必须亲眼见证一个鲜活生命的消亡——他每次见到的都是将死之人,精灵们对此毫无办法。

  他和他的同类被称为彼岸精灵,是流离在两个世界的使者。

  什么使者,他对这个说法抱有强烈疑问,他们才不像使者,而是更像流浪汉。他这下又百般无聊了,他刚结识的朋友还没有回来,这儿就剩下他和一座破烂的小木桥了。精灵全然无事可做,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他也是偶尔才有机会到人间的,这能不能实现完全不由他自己决定。这么看来,他就像一只召唤兽。

  召唤兽这个称谓是他最近才知道的,他很热衷于知道人类世界的一切玩意,毕竟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可连自己叫什么,从哪来——这些一切有关于自己的事情都不知道。

  精灵最初的记忆是目睹一个人类男孩的死亡。通常他都要到人间待上一段时间,来等待那个被他观察的人死亡,而他只有在那人死去后才能返回。因此他观察那个男孩的时间就显得相当短暂,那大概只有通常时间的十万分之一。精灵是在那个男孩(或者说是男人,只是这个男人看上去十分稚嫩,不过毫无疑问的是他一定成年了)死前几秒钟内才看到他。而就在那短短几秒时间,男孩被汽车撞倒,然后血液渗透出来。

  奇怪的地方远不止这样,精灵在那个时候甚至都无法将自己移动分毫,甚至连那些喧闹和鸣笛声都听不见——这些糟糕的感受他现在都能感觉的一清二楚。但令他奇怪的是,他竟然完全想不起来那个可怜男孩的长相,而至于当时的那些奇怪感受,他只当是第一次目睹死亡所带来的视觉和心理冲击——即使他知道一定不是因为这个,因为事实上他对死亡并没有丝毫感触。

  精灵无所事事的在桥上坐了半天,直到他的朋友来找他。

  “嗨!伙计,你这次回来可真够晚的。”

  精灵听到了声音,一晌他才看到那团不怎么明亮的光线。精灵们大多看不到彼此,所以即使他看不到他朋友的任何身体部位,但还是很高兴有同类能来陪他说话,否则他就要闷死了。

  相比之下他朋友的视野可比他清晰多了,他的朋友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五官,这让他有些愧疚,因为他连朋友的身体轮廓都看不见。他的朋友还能粗略的描述自己长什么样子——人类能通过照镜子来观察自己,可他们不行,那上面连一点影子也没有。

  于是这就成了他了解自己的方式:“你有一头漂亮的黑短发,有脸,有眼,有鼻子。”哦!我的天,他朋友的措辞总是如此糟糕,不过他也总算给了他一条还算有用的信息。

  “真的,这不是随意加上的形容词。你的眼睛很漂亮,那大概是棕色?红色?不不,那应该是太阳的颜色,因为你的眼里总有亮光。”

  很好,他是个有着激光眼的黑发精灵。于是他不得不再次对朋友的措辞表示了深刻质疑,不过久了他也不再关心自己的长相了,反正人类也看不见他,就算他长的十分丑陋也不会吓到他们。

  “是挺晚,不过你也不怎么快——”他这下连那微弱的光线也看不见了,光亮把黑暗割的粉碎,他的眼前也变得一片明亮了。他为此感到有些抱歉,因为他又一次被迫放了他朋友的鸽子。他来到了人类世界,并且他将再次见证一个人类的死亡。

  光亮不断的从窗子里透过来,这种亮度能让他十分清晰的环视整间屋子——不得不说它看起来豪华极了,这一定不是个穷人才能拥有的房子。不过这个房子寒冷极了,这令他感到十分奇怪,因为他对人类世界的温度并不敏感,所以即使在下大雪的寒冷天气里他也感觉不到冷——不过的确他是可以感知到温度的,不过温度变化不会给他造成任何影响。他曾看到一个人类在寒冬中冻死,但他却没有任何感受。

  因此他困惑极了,他不可遏制的产生了寒冷感,这好像不仅是温度原因,不过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总之这让他冷到骨头打颤。

  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很久,很快,那扇禁闭的门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几乎是这个被观察者走进来的一瞬间,他的寒冷感就消失了一大半。看吧,这就是生命的力量。不过他接下来就感叹不出来了,因为他看清楚了那个被观察者的脸。

  那张十分英俊漂亮的脸上布满了阴霾,围绕着不可忽视的将死气息。




打字累成狗,下篇有空再打好了_(:з」∠)_
求评论,求小红心
 你们的评论和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比心)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