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彼岸精灵(下)

  看起来和上篇没什么关系向
  维克托爱吃甜食设定
  后期文风突变
  维勇维无差向,能接受的,感谢观看
  最后期待一下评论和小红心



————

精灵曾在不同的人身上看到将死气息,他们或富裕,或贫穷潦倒,或平淡无闻,即使所处环境及生活迥然不同,但这些人都会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最终都会因为自杀而死。

  他们自杀的目的是相同的,死法却是多种多样的。精灵曾目睹过一个老人将自己雪葬,一个因生活压力而轻生的跳楼女孩,一个被感情所困的人自焚……这些场景他见过无数次,即使他对这些场景十分惶恐,但经历过无数次后他也该麻木,更何况他本身就对此毫无感觉。

  不过他现在有些被震惊到了。这个被观察者全身都散发着浓郁的死亡气息,这甚至再次让这个身经百战的精灵感受到彻骨的寒冷,不过这种寒冷感又和之前的截然不同,但精灵却完全说不出这次的感受——仅仅只是一个微小的变化就能让他这样。

  精灵又想起了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孩,在她坠楼的前一秒,身上就散发着浓郁的死亡气息。通常在就要死去前,一个人身上的的这种气息最为浓郁,可这个银发男人——这个散发着将死气息的男人,身上的气息最为可怕,精灵甚至认为这个漂亮的男人会立马借机死掉,比如说撞墙或割腕之类的。

  然而事实上那人看起来平静极了——他的衣着和发型都能看出来他有好好的打理自己,这种光荣焕发的人可真不像会随时随地的自杀。当然这些是无法骗过精灵的,他一定会死的,而且那天不会太久。

  随机精灵发现了问题,毫无疑问的,这个空荡荡的房间只住着他一人,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名为维克托的人,在吃饭的时候永远都会准备两份,他似乎在等谁回来,但直到饭凉了也没有任何人回到这里。

  “重度臆想症。”医生将报告单递给了他。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我认为你需要治疗。”

  那天维克托被一个老年人拉去了精神科,精灵也是因此才知道这个银发男人的名字的。

  在那一天,这个素养极好的男人和医生打了起来,以致于被警察逮捕。

  “我要回去。”他说。“我爱人在等我吃饭。”

  最终他因为精神疾病而被释放,但因此赔了不少钱,听说他将医生打成了脑震荡患者,并不得不因此接受住院治疗。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歉意。

  “我只想告诉他谁才是假的。”

  “所以你就把医生往死里打?”做笔录的警察盖住笔盖,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打量着他。

  在那不久后,大概是维克托的一个朋友拜访了他,那时正好是晚餐时间。来者有一头十分漂亮的金色头发,但很显然他没有打理过,头发乱糟糟的,就像个蓬松的鸟窝。

  金发男孩完全没给他好脸色,在看到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两碗饭后他的表情就更糟了,那表情就像是吃了苍蝇。

  “你疯了。”金发少年十分暴躁,完全没给他一点好脸色看。

  那个银发男人原先微笑着的脸瞬间阴沉下来,这让他看起来像一头易怒的猛兽,十分具有攻击性的那种。金发少年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但他依旧不为所动。

  “你疯了。”他再次说。他的声音平静极了,连善于观察人类情感的精灵也没有料到他会动起手来——如果那算动手的话。

  金发少年抓住了维克托的领子,为此他不得不踮起脚尖。他将那整洁的衣服领子抓皱了,整个手都在颤抖。

  “他不在了,我们都该明白的。”

  这下精灵完全明白了缘由,他难得的感到了呼吸不畅,他想他大概在为那个死去的人感到伤心,但似乎不仅仅是这样,他并不能表达出这种情感,他感到胸口像是被汽车碾过一样。

  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这让他鼻子发酸,可作为精灵,他并不能像人类一样哭出来。

  不过这种让他恐惧的情感是稍纵即逝的,他本就应该淡漠一切的,即使他这样想,但他也不知道拥有类似人类的悲伤的感觉这件事是好还是坏,而在那以后,被观察者似乎就正常多了——至少他不会再什么东西都准备两份,但他似乎用了更长时间来自言自语。

  那天下午他冲了一杯咖啡,是的,只有一杯。通过嗅觉就可以知道那是杯哭咖啡,大概是很苦的那一种。

  他不该喝这么苦的咖啡的。精灵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认为,但他还是忍不住趁人不在的时候朝里面丢了不少糖。他这样做是不对的,他也这么认为,但他就是想这么干,好像这能让他心满意足一样——这可真要感谢他的体质,虽然他们触碰不到人类,但他们却能碰到“物质”。

  这确实令他心满意足,就在他看到被观察者脸上的笑容的那一刻,那人的嘴简直笑成了一个心形。不知道这种心情能不能用心满意足来形容,因为那是形容人类的。毫无疑问的是,精灵的心底涌上一股暖流,伴随着一种满足感——好像那个笑容是那个人欠了他很久的东西,而他现在终于再次拥有了它。

  不过随即那个人哭了出来,他哭起来就像个小孩子,只是他的哭是没有声音的,不过这可不是说这种哭法并不剧烈,在他哭起来时,眼泪就像瀑布一样止不住的流出来,好像它们本来就该这样的。他不知道从哪拿来了纸和笔——在做这些事情时,他仍在哭泣着。

  他用笔在白纸上写了几个奇怪的符号,那是日文——那些字被他写的歪歪扭扭的。

  上面写着:我知道你一定还在。

  之后维克托家的怪事不断变多起来,比如咖啡被放了糖,窗子变干净之类的小事。当事人认定这绝不是错觉,即使越来越多的人说他疯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葬礼在三天后。

                                                                                Fin.













尾声:我的名字是胜生勇利,死于一场车祸,现在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彼岸精灵。嗯,大概就像普通的幽灵那样。现在我遇到了“人生”中一个非常尴尬的时刻。

  “请你好好坐好,不要嬉皮笑脸的,这是个十分严肃沉重的时刻。”

  “不嘛,我就是要抱着勇利,这可是补偿,谁让你之前把我都忘了来着。”

  不,前提是我把自己也给忘了。悲催的精灵无声且十分无奈的为自己申诉,自己身旁的同类兼爱人已经快要把头埋到自己怀里了。不过管他呢,反正人类也看不到。

  求:和爱人一起参加爱人的葬礼应摆出什么样的神情?在线求,挺急的。

                                                                     -End-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