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Always and forever (一)

*长篇试写向

*文笔差注意

*沉迷YOI无法自拔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官方

*使用愉快

===

  胜生勇利正面临着人生中的一大选择。

  

 

  当他一只脚刚踏进酒吧,他就在茫茫人群中不可遏止的看到了一个人。或许是那人实在过于耀眼,以致达到了鹤立鸡群的效果。但那实际上只是一个简单的物理效应——就像磁铁吸引着金属一样。

 

 

  而他总是被吸引的那个。

 

 

  这个正规经营的酒吧静谧极了,当然,相比于那些他经常光顾的“地下”酒吧。由于工作的原因,他不得不时常进出那些地方并掌握那里的一些规矩,很多时候和你彻夜共舞的人第二天就会冰冷的躺在地上或沙发上,当然那些姿势并不能说是“躺”。他可一点都不喜欢那些因吸食毒品或酒精中毒而突然猝死的人的恶心样子。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反正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相比之下这儿简直安静的有些可怕,他和这平和且安全的气息格格不入,于是几乎在那一瞬他的大脑就发出了离开的指令。

 

 

  然而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他的双腿快于大脑对此做出应答。本来在他眼里并不喧嚣的酒吧连一点嘈杂声都消失了,他的眼前只有一条路,这路旁边有什么、有谁,他可一点都不知道,他只知道那路通向吧台,那个神明出现的地方。

 

 

  他捏紧手心,手心出了些薄汗,并且他坚信这一定是高温导致的结果——即使这里的环境并不炎热,但他却始终这样认为。他轻轻扯了扯领子,试图缓解这种奇怪的不适感。

 

 

  这种感觉多久没有有过了呢?他想他应该变得十分冷静和果断,至少他不该像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明明是个难得的休息时间,可他竟产生了比工作还要累人的错觉,即使他就像往常一样简单走了几步而已。

 

  

  于是他极不自然的坐到了吧台前的椅子上,座位旁边就是他从头到尾都注视着的银发外国人。在都市里见到外国人并不奇怪,但他敢肯定散发着耀眼光泽的肯定只有那一个人。(即使可能只有他一个人会这样想)胜生勇利似乎不带着滤镜就能够看到他身旁散发着的光芒——他简直眨眼都能迸出星光来。

 

 

  他们不该也不会有交集的。

 

 

  这个想法终于让胜生勇利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他有些慵懒的翘起了二郎腿,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惬意的猫。他难得的要了瓶烈酒——要知道他对喝酒量的要求十分苛刻,而且他几乎不喝高浓度的酒。

 

 

  他在工作时要时刻保证清醒和理智,这些足以摧毁他理智的东西他总是避开。但今天的情况迫使他不得不这样做——你会在一个俄罗斯人面前喝饮料?反正他不会这么干。

 

 

  这就需要强调了。现在坐在他身旁的,相隔距离不到三个拳头的外国人,毫无疑问是他憧憬了十多余年的偶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这可是现代传奇。同时这件事也足够传奇了,他竟然能偶遇偶像先生,并能在近距离下偷偷观察他——这件事将被列入胜生勇利的人生大事事件栏里。所以他仅有的那一点小心思让他现在坐在这里,并开始不停的用灌酒来掩饰自己的动作。

 

 

  不过这显然没有用,因为身旁的人可把他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哇哦,甜心,你可是一直在瞟我哦。”

 

 

  这突如其来的英文问候让胜生勇利着实吃了一惊,他看着这个自己刚刚一直偷瞟着的男人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暧昧不清的撩人笑容。

 

 

  不过他的重点可不在那个笑容上,这个笑容他见过无数次,无论在电视上还是他家里堆积如山的海报上。他知道维克托是个随性的人,毕竟他的绯闻连起来能绕地球两圈,但他真是完全没料到维克托竟然用‘甜心’来称呼自己,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他或许可以换一种方式来理解它。

 

 

  这只不过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惯用打招呼的方式。不过不管他说些什么,他都能假装自己听不懂英语——不过这大概会很蠢,因为他刚刚不经意表现出来的肢体语言已经完全暴露了他。

 

 

  不过他做了比这更蠢的事。他尝试回复他了,并且他的回复蠢极了。

 

 

  “……不,我只是朝那个方向看而已。”

 

 

  维克托先生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他身后的风景——那里是一堵墙,墙边零散的靠着一些清洁用具。他无奈的耸了耸肩,决定还是不揭穿这个蹩脚的谎言。

 

 

  “哇哦,那风景可真不错。”他将手肘撑在桌面上,顺便把头倚在了交叉着的双手上,并将视线投到了那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亚洲人脸上,好像在等他与他对话。

 

 

  可实际上那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亚洲人似乎并没有和他交谈下去的打算。他即使被盯着也一言不发,毫不在意的给自己灌酒,就像感觉不到视线似的。那瓶酒就要被他灌完了。

 

 

  可是胜生勇利可远没他想的那样泰然自若,他被自己闹出的尴尬搞得不自在极了,他也许该说些什么的,但他晕乎乎的头脑或许会让他说出些更不正常的事来。哦!他可真不该喝酒,他可真想回到几分钟之前,把自己的酒换成饮料。然而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继续灌酒来掩饰他的窘迫。他很少窘迫成这样,至少这一年没有过,有了杀手这一身份后,他似乎能够处理好工作上的所有事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一句话而变得无计可施。

 

 

  可怜的酒精被胜生勇利无情的拉到了违禁品行列。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说实话,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胜生勇利瞬间心跳加速,但对方轻佻的语气让他立即明白这只不过是一句打趣的话罢了,那只不过是一种搭讪的常用句式,他没必要对此有多余感受。

 

 

  “不,没有。绝对没有。”

 

 

  他的语气有些强硬,他自己也注意到了,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一句打趣就能让他不高兴到这种地步,明明能和偶像说上话就已经足够幸运了。不过这样也好,他大概是会知趣的停止对话的,这样自己也有理由能脱身了,即使这样会给他憧憬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不过这根本无关紧要,自己不过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罢了——虽然自己一定会为这件事缅怀很久。

 

 

  不过胜生勇利明显想错了,他的拒绝倒是激起了维克托的兴趣,要知道还没有人能拒绝维克托的搭讪,而他一点都不想体会这种挫败感。这导致他开始更加明目张胆起来了。

 

 

  “嘿!也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互诉姓名和交换联系方式之类的。”

 

 

  其实他也很少这样死缠烂打,也许换作是别人,就算尝到这种挫败感他也会停下的,但这个亚洲人打破了他的常规,他甚至认为他必须要这样做,否则他就会失去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似的。

 

 

  当然这种认知是十分奇怪的,连他都这么觉得。于是他再次打量了一番这个亚洲人,他并不像自己一样穿着标准样式的西装,而是穿着中性服装,他穿着这件紧身的衣服真是好看极了。他在心里默默的吹了声口哨。

 

 

  胜生勇利好一会都没有回答他的请求,而在这个空档,维克托竟望着对方被黑色长靴包裹着的小腿出了神——他将右腿跷在左腿上,那双由黑色长靴包裹着的小腿的线条优美极了。即使对方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可他看起来闪闪发光。

 

 

  不过维克托完全不知道自己怎样惹到了对方。他突然站了起来,以致转椅狠狠地撞到了吧台并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他的眉头都紧皱在了一起,维克托还看到了他发红的脸颊——不知道那是因为酒精还是生气。连他那精心梳的背头都有几缕垂下来了,不过这可一点都没有毁他的形象。

 

 

  “这并没有什么用的……”他喃喃说,眼神不断瞟着,也不知道到底在看哪,或许他哪都没看,因为他说这句话的声音十分小,就像是对他自己说的。然而他的声音马上就大起来了,以一种相当生气的口气:“反正你明天就会回俄罗斯的——”

 

 

  然后他顿住了,他好像终于明白他说了些什么。确实这句话有够奇怪的,这让他听上去就像是一个跟踪狂,可他只不过是看了维克托刚发的推特。不过他可一点都不想解释,让维克托知道自己是他的疯狂粉丝这件事也有够难堪的。他这下子可完全清醒了,即使他的精神仍和酒精打着仗,对面的人也意料中的露出有些惊讶的神色,即使只有那一瞬。

 

 

  他好像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不过更应该是跟不上说,因为胜生勇利马上就摔钱走人了——他直接将一叠钞票扔在了吧台上以及把调酒师吓了一跳,他调的酒差点就洒出来了。

 

 

  胜生勇利给了他一个狼狈且落魄的背影,这个背影成功勾起了这个健忘者的回忆。

TBC.

沉迷于杀手勇利无法自拔,剧情可能会有BUG注意......

大概每周会发一篇,再次不要脸的要小红心和评论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比心)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