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Always and forever(二)

*文笔差注意
*长篇试写
*逻辑混乱注意
*可能有bug注意
  来自一个沉迷于吸冰的咸鱼


  尤里·普利赛提正走在异乡的大街上,他事先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要来日本的事,不过他好歹留了张纸条给他的教练——雅科夫教练十分严厉。如果他的教练看到他表示要翘掉这几天的训练的纸条后,他绝对会大发雷霆。毕竟他就要上升到成年组了,他要追赶那些成年人就该不间断地练习滑冰。

  不过他认为他必须来日本这个小镇一趟,即使他已经漫无目地的走了一整天,但他并不感到后悔。

  他又想起了去年大奖赛决赛时发生的事情。

  去年不出意料的又是俄罗斯队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拿到了冠军。作为俄罗斯队的一员,他坐在观众席上见证了冰上传奇的又一次蜕变,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每一次都要带给观众惊喜。尤里已经崇拜这个男人很久了,他想要变得像他那样出色,甚至超越他。

  接着他看到了一个十分糟糕的表演者,知道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和自己的名字很相似(当广播传出“Yuri”这个名字时他简直吃了一惊),但看了他的表演后,他就深深记住了这个名叫“胜生勇利”的日本青年——当然不是因为他滑的如此糟糕以至于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即使他几乎搞砸了所有的动作,但他仍令人移不开眼——他似乎抓住了观众的心,让观众随他的跳跃而感到忐忑不安。

  这种感觉是维克托不曾带来的,他不得不承认,这个频频失误的人在某方面是个天才。

  最后他站在冰面上一副隐忍却是要哭出来的样子。他的这种神态让尤里烦躁极了,以至于他竟然没有心思去看接下来其他选手的表演,赛场太吵了,或许他该离开这安静一会。

  结果他刚出去就看到了让他心烦的那个人。他焦糖色的眼睛黯然无光,并且他似乎感知不到周围的一切,因为尤里已经不知不觉的跟着他走了好长一段路,但他完全没有察觉。

  等到胜生勇利走进洗手间并狠狠关上隔间的门时,尤里才突然惊醒了似的,他完全不理解自己的举动,就好像他的跟踪只是个无意识的行为(他发誓他绝对没有这种癖好),于是他倚在洗手间门前的墙上,一时间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当他准备悄悄溜走时,哭声让他停住了脚,他就保持着抬起一只脚的姿势,甚至忘记了放下。那声音听起来难过极了,即使输掉比赛,他也没必要躲在这里哭。总而言之,尤里总算记得把自己的脚放下来了,但很快它就又被抬起。他向洗手间的那间隔间走去,他或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总之这哭声让他无比烦躁,他需要用什么方式来纾解一下。

  然后他毫不留情的踹上了隔间的门。

  “一个赛场里不需要两个‘Yuri’,没有才能的家伙赶紧给我隐退!”说着尤里抬起他的一只手,用一根手指指着他的脸。

  说完尤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丝毫没有在意被他撇在后面的胜生勇利。

  当时说完这句话是很解气的,但尤里真没想到他真的退役了,这令他感到很不愉快,并且让他有些内疚,好吧,他承认他内疚极了,否则他也不会来到这里了。他要到这个小镇的一个温泉店那里,胜生乌托邦是他能查到的唯一和胜生勇利有关的线索了。

  长谷津的气候并不炎热,但对一个俄罗斯人已经足够热了,再加上他穿着不算薄的衣服,他感觉自己要被炎热杀死了,他至少该做些准备再出门的。这个小镇里的人大多都不会英语,他连可以问路的人都没有。

  他在太阳底下走着,他觉得他就像一条被烤干的咸鱼一样。不能说是被烤干,毕竟他浑身上下都是汗,汗液粘着皮肤的感觉并不好受。所以当他看到一家卖着印有老虎花纹的衬衫后的第一想法就是:买,买,买!实际上真正吸引他的是那只老虎头。虽然语言不通,但钱是谁都认识的,幸好他之前换了些日元来。

  天!这件衣服太时髦了,即使拍照后他的教练也许会知道他的具体位置,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并毫不犹豫的传到了网上。所以他紧接着就被迫接受了来自雅科夫的河狮东吼,当然他对这已经见怪不怪了,于是他选择吼了回去并挂断了通话。

  最后他找到了一家滑冰场,那个名叫优子的工作人员甚至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看起来那么年轻,很难想象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于是问路就很方便了。

  “优子,你知道‘胜生乌托邦’怎么走吧。”

  谈到这时,优子上一秒还欢笑着的脸蓦地有些阴沉了下去,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晌才想起回答他的问题,对着尤里有些莫名其妙的表情,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那家温泉店并不远,它靠着海,一路上的风景都很漂亮,但那家店就孤零零的立在那,海鸟的叫声清楚地传来,显得它更为冷清。

  “喂!可以告诉我胜生勇利在哪吗?”尤里总想着他的表达也许可以更绅士一点的,但这对他太难了。

  回过头来看他的那个女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她嘴里叼着一支烟,弥漫的烟味让尤里有些不舒服,但他尽力让自己不表现出来。但当她听到这句话时,眼睛亮了起来,连烟都差点掉到地上。

  “你认识我弟弟!?”这时她才开始打量起这个金发男孩,他看起来比自己的弟弟小多了。

  “那当然,不然我为什么会来找他,所以他在哪?”

  尤里有些诧异,他完全想不到面前这个看起来十分刚烈的女人会是胜生勇利的姐姐,毕竟胜生勇利可是出了名的玻璃心。同时当他看到女人沮丧的表情时就明白自己这趟算是白来了。

  “抱歉,或许这很奇怪,但我的确联系不上他。”她说:“很难想象,我甚至忘了他上次和我联系是什么时候,连他的挚友也没得到一点消息。”

  尤里再次回到圣彼得堡是三天后的事,这次的旅行让他很沮丧——即使他一点都不后悔。从日本回来的维克托也开始了下一个赛季的准备,训练场又回到了平时紧张又忙碌的时光。

  当然一切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和谐。即使在过度劳累下,也有人想不停的搞事情。

  “哇哦!尤里。你这几天可都在看视频。”

  习惯这个女人唧唧喳喳的尤里表示并不想理她。

  “看,你现在竟然都不和我斗嘴了——哇哦!是这个滑冰选手,天啊你到底是有多喜欢他!”

  米拉·芭比切娃,是雅科夫门下的唯一一个女性滑冰运动员,每天都以调戏尤里和感叹世界为乐。这时她做出了一个表现惊讶的夸张动作。她的蓝眼睛瞪得老大,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闭嘴吧!老太婆。”

  虽然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米拉正搂着那个未成年人的肩一起看着滑冰视频。

  “快看!他超棒的吧。”

  “好吧,但你该安静点,尤里。啊,那个跳跃,太可惜了……”

  今天难得的安静连维克托都感受到了,当他滑到两人身后的时候,他们甚至完全没有发现他。

  哇哦,我的魅力值一定是降低了。维克托倒要看看,是什么夺走了损友们的注意力。

  那个穿着冰鞋的身材纤细的亚洲人滑进了他的视线,他几乎是一瞬就认出了这个人——他在日本遇到的那个有趣极了的人。

  看着维克托专注的眼神,尤里莫名的有些骄傲起来,好像受到赞许的人是他一样。

  “喂!秃子,你该向他学学。当然不是那些有点糟的跳跃动作,但他的表演力完全掩盖了这些不足——胜生勇利,你见过的吧。”

  “哇哦!尤里还是第一次赞美除了爷爷做的皮什罗基之外的事物呢,你说是不是,维克托?”

  “他人呢?”

  “走了啊!你看,现在谁都不想听你这个老太婆的唠叨。喂!别扯我头发。”

  直到训练结束维克托也没有回来,天知道他是怎么躲过雅科夫的。

  “维克托真是少见的偷懒,明明之前还在为参赛主题焦虑不已。没错,是焦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迷惘?明明平时吊儿郎当的就能拿到冠军的说。”

  “谁要管他,反正他就是个随性的人。”

  “哦,波波维奇过来了,他最近可真让人恶心,他看着他女友的照片竟然能傻笑一整天。”

  “谁让你被男友甩了呢,老太婆。”

  波波维奇一过来就看到了十分暴力凶残的一幕。

  放过这个孩子吧,他还未成年,应该好好活过余下的漫长日子。

  “米拉,把尤里放下来。”然而他的低存在感并没有打扰到正在施暴?的米拉。

  “我得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你先把他放下,否则你会因为太过震惊而让尤里摔下来。”

  米拉这才看向他,她又看了看被自己举高的尤里。

 “没关系,我现在就先把他摔下来。”

  玩笑总归玩笑,米拉还是很人道的放他下来,但这足以让尤里一段时间都不敢招惹这个怪力老太婆了。

  “嘿!知道吗?维克托向雅科夫请了相当长的假,为此雅科夫和他大吵了一架。”

  这下尤里和米拉都安静下来,他们认为维克托简直疯掉了,谁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年纪二十七岁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请了半年还要多的假,他可能永远都回不到从前了,因为这个年纪可能是他在役的最后一年。

TBC.


啊我的天终于打完字了,这篇有点尤勇。
每次打完字心情都是忐忑的,天啊这么烂的文是谁写的。这是我第一次尝试为我喜欢的CP产粮,真的他们真的是太好了,虽然我的文笔一向很差,但他们带给我的感动让我尝试写起了文章。虽然文笔很差但还是想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为他们做些什么。对于最近官方的打压,我只想说:我们爱的是维和勇这两个人,而不是官方。
不能周更很对不起,准高三已经没有假期了orz
再次感谢您能观看到此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