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很高兴,求支持。

【维勇】浪漫主义者

①文笔差注意
②原作向改动注意
③私设如山
④俄教反同系列(不怎么明显
 
  自己写的没人看也要含泪打完_(:з」∠)_
  求小红心,求评论(十分不要脸的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个不切实际的自我且任性的浪漫主义者。

  “看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真是个倍受神宠爱的人!”

  “噢!你看他那超乎常人的天赋,他真不愧是神的宠儿!”

  世人毫不吝啬的这样夸赞他。这使得“尼基福罗夫先生是神的宠儿”成为了彻底的真命题。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的父母——尼基福罗夫夫妇热衷于祷告,当维克托诞生于世上时,他的母亲说:“感谢神赐予了我们这样可爱漂亮的孩子!”

  尼基福罗夫一家每天至少要进行四次祷告,甚至在用餐前都要感谢神的馈赠。

  神赐予的孩子十分聪明,小维克托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说话,他用十分别扭的语调说:“神啊——”

  母亲被他的别扭的俄罗斯语调逗得笑开了花,并举起小维克托大喊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神的宠儿!”

  至此尼基福罗夫先生只要自己不做出违背神喻的事,神永远都会宽恕他。

  被泼了一脸饮料的维克托这样想到,而他的前女友早已扬长而去。于是他熟练地抽出擦干脸上的果汁。

这并没有什么,他这么想,反正他也并非是第一次遭到这种对待——至少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了。

  可是今天才是这个月的第十五天——甚至他的母亲都对儿子这种反复单身的现状感到担心。但很显然当事人对此漠不关心,今天并非休息日,他该到冰场去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个传奇。小维克托在幼年时就有极佳的平衡力,俄罗斯天气极寒,到处都有厚实的冰面,而年幼的维克托很享受踏在冰面上的感觉,即使他的母亲怕他摔倒,让他远离那些冰面,可神奇的是他从未滑倒过,于是他的母亲不再约束他。

  可他的“传奇”可不仅仅是指这些。他如期的成为了一名青年组花滑运动员并在十二岁那年拿下了冠军,成为最年轻的青年组冠军得主,他的才能却不会止步于此,在他二十七岁那年,他成为了花滑组成年组的五连霸。

  所有人都被他那所有人都被他那神赋予的天赋和魅
力所征服,因此他的花边不在少数,并且那些大多数都是真实的,但就是这样还是有人追求他-----于是他的花边新闻从来没有中断过。

神总是会原谅他。

于是他的教练马上就察觉到了传奇先生的不在状态——这直接体现在别扭的连续步不够干净利落的点冰上。

  “我很抱歉,雅科夫。”

  维克托听到教练的喊声时慢悠悠地滑了过来,他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少有的没和他的教练打哈哈。

  但维克托突然的老实和尊敬吓得他眼皮直跳,他取下帽子,挠了挠他本来就不多的头发——他想他就是被这家伙给气秃的。

  “我找不到感觉,我总觉得自己缺少些什么。”

  维克托看上去有些沮丧,连一贯的微笑也没带上。

  是缺心眼。雅科夫腹诽道,他弟子的瓶颈让他莫名的感到愉快,毕竟这是这个家伙第一次认真听他的。他首次教导维克托时他就十分任性,让人头疼。对了,那个时候我们的雅科夫教练还是有头发的。

  雅科夫教练并没有过分担心他,反正那个传奇先生很快就会回来的,于是他放了维克托一天的假期让他去找那所谓的灵感。

  维克托躺在沙发上,他的身上压着一只巨型贵宾犬,它趴在它的主人身上闲适的摇着尾巴。

  这可真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寻找灵感的传奇先生看了一个上午的狗狗视频。这个任性的成年人并非急切的想要找到灵感。

  灵感会自己来的,他这样想。

  就在他考虑是否去吃些午餐或抱着他的狗睡上一觉时,一声轻快的提示音让他回过神来。

  他的损友克里斯发了一段视频给他。

  反正没什么要做的事,百般无聊下他点开了那个题目为:胜生勇利完美模仿《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那个视频。

  这个不怎么样的题目像是小孩子打的,维克托想。事实上他真的猜对了。

  他开始庆幸自己点开了这个视频了。他找到了灵感,并且他的灵感在冰面上模仿了他的曲目。维克托甚至不知道他是怎样看完这段视频的,虽然亚洲人的动作不够成熟,但这个曲目在他的演绎下熠熠发光——这是他在看自己的录像时从未有过的感受。

  于是他用手机仅存的一点电量干了件事——订机票。并且是毫不犹豫的。

  俄航晚上起飞,维克托在飞机起飞前一个小时才通知了他的教练,而他的教练再接到电话后当着冰场上所有人的面摔了手机——尽管他马上就捡了回来并一再感谢手机的质量。

  雅科夫,这位可敬的教练认为自己迟早要完。他用了作为老年人暮年的所有力气来打车、坐车和奔跑。这样,他终于在四十分钟内赶到了机场。

  还有十分钟就要进场的维克托状似很惊讶的看到了他的教练,实际上他知道这位负责的教练一定会来……大概?

  当维克托像往常一样和他笑着打招呼时,雅科夫气的简直想要揪他的头发,但他还是尽力压下他的怒火——他做这早就有经验了,这从他越来越秃的头发就能看出来。

  “嗨!雅科夫,说实话,你来可真让我惊讶。”即使他说得十分轻松,完全没有惊讶的感觉,并笑出了那欠揍的心形嘴。

  雅科夫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向头顶流,他简直要气炸了。他再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维恰,不要走。”

  虽然这话挺煽情的,但雅科夫说出来却异常沉闷。当然,他现在可生气极了。

  哇哦!我一定是再次刷新了雅科夫的怒气值。自我且任性的维克托这样想,不过他可一点都不想再继续这诡异的煽情了,他的时间就要到了。

  “雅科夫,你曾是最好的教练,今后也是。”

  雅科夫听得出他是想要结束对话了,不过雅科夫并没有再次挽留,毕竟他这个不切实际的学生早晚要回来求他,而且他认为那一天并不会太久。

  坐飞机来到这里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维克托难得的感到了苦恼。他的学生——胜生勇利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好相处。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他只要一接近胜生勇利,他就像受到了斥力一样从他身边弹开。即使真的有着斥力,那这股力量也未免太过强大了,以至于他连接近勇利的机会也没有。

  真是令人搞不懂,他明明是我的fan。维克托摸着他爱犬的毛,小家伙一脸迷茫的看着维克托那气鼓鼓的脸。
  沟通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但作用在他们身上,效果好像远远的超过了预期,并导致某种东西开始朝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发展。

  他们在长谷津的海边坐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任性且自我的维克托先生好像终于意思到了他一直在讲自己这件事,他认为勇利会有些生气,但实际上并没有:他仍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双大眼睛凝视着他的脸侧,俨然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他对自己没能插上几句话这件事没有丝毫怨言。于是这令维克托羞愧极了。

  “羞愧”这个词可不该出现在传奇先生脑里,但它现在竟如此突兀的出现了。

  这令他开始想办法转移话题了。

  “那么勇利是怎样看待我的呢?向外界说的一样:我就是神明庇护的?”

  他并不十分反感别人这么说,他从小就被这么说了,而他的神也确实宠幸着他,于是维克托也还是十分敬爱他的神的。这句话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这只是他用来转移话题的一个手段而已。

  不过他真没想到胜生勇利竟一本正经的思考并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这个腼腆的日本人竟喊出声,“维克托就是维克托。”他的才华和魅力才不该被用神来简单掩盖。

  当然害羞的胜生勇利并没有将最后的那句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说出来。这令他的答案有些偏题,他希望维克托不要过于思考他的答案。于是他悄悄抬起头来,不过眼前的景象令他有些失望和雀跃——维克托稍稍抬头看向天空,把右手的食指放在下唇上,俨然一副思考的样子。他失望是由于维克托真的在思考他这不着调的答案,这让他有些难堪,不过更多的是雀跃,因为看起来维克托很重视他的每一个答复,被受到重视的感觉让他高兴——那可是他的偶像。

  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实际上偶像先生的脑内一片空白。因为他明白了胜生勇利想要表达的意思,即使他表达的有些问题,但他那明亮、坚定甚至富含星光的眼睛已经向他传达了一切。所以虽然胜生勇利有些别扭的英文表述有些好笑,但维克托却因为这句话而鼻子酸酸的。为了掩盖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微妙的情绪,他将头对上了头顶的天空,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很快他的眼前一片模糊,蔚蓝的天空破碎起来,好像世间万物都混沌了,世间只剩下他和胜生勇利这两个人。

  雅科夫曾打赌维克托会很快回来,不过很显然他这次猜错了。但就像他当初被采访时说的那样:维克托这个自我且任性是不会是一个好教练的,这句话被很快印证了,不称职的三流教练将他的学生惹哭了。

  这可是个非常时期,他的学生就差五分钟就该上场了。哦!天,他可真没有任何办法了,他宁愿勇利用什么东西泼他。他可最看不得别人哭了——因为他的劝说从来都只能起到反作用。

  “嘿,听着,别哭了,是不是我亲你一下就好了。”他有时会用这招来对付他的女友,最多就是被扇一巴掌,治哭效果还是很好的。

  不过这招可对胜生勇利一点用都没有,不过这确实让他学生的愤怒值达到了顶峰。这使他一口回绝了他并以十分激烈且大声的语调,这导致整个地下停车场都充斥着他的回声。并且这让维克托有些受伤,即使他明白自己所说的只是玩笑话而已。

  “你要相信我啊!就算不说话也好,留在我身边啊。”

  这话可真不像从他学生的嘴里说出来的。维克托是真的十分震惊,因为他不可遏制的听到了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声。勇利的眼里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渴求,天知道他的注视快要把自己的心脏灼烧了。

  这可真不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做的事,他有一天竟只会注视一个人。那个人名叫胜生勇利,是他最爱的学生。看他在冰上绽放,看他沐浴在耀眼的灯光下,再看着他向自己跑来,最终他也会只注视着自己。

  维克托注视着他,看着他十分快速的向自己滑来,然后他那没被镜片遮住的眼睛同样注视着他,此时他们都会只看着一个人,那就是互相注视着的彼此。

  下一秒,他跳出了神的庇护所,奉神的母亲是绝不会允许他这样做的,但谁还管这些,维克托的内心驱使他这样做,能命令他的当然只有他自己,他也完全不想管庇佑他的神明们了,反正他就是自我且任性的不切实际的人。于是他心灵的力量将他拽了起来,他整个人都不可抑制的扑向了胜生勇利,就像某些简单的物理现象,似乎天生他们就该黏在一起似的。

  这可真是太过大胆了,就在全球直播的大赛上,维克托教练亲吻了他的学生。不过他们不该受到指责,抱住胜生勇利,并给他一个吻,这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该做的事情。

  “维克托,你的神原谅你了吗?”
  “谁知道呢?”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个不切实际的任性且自我的浪漫主义者,但很遗憾他是个无神论者。”

评论

热度(37)